<track id="mmn7w"></track>
    1. 歡迎您的訪問!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企業拆遷律師網
      法律咨詢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律咨詢 > 正文

      關于土地補償款一案!鄒平市法院判決......

      作者:匿名  來源:企業拆遷律師網  日期:2021-10-08


      裁判要旨

      1、人民法院不應以自然人與行政村是否構成較為固定的生產、生活關系,是否具有集體經濟的組織所在地戶口,是否必須以本集體經濟組織土地為基本生活確保等來綜合分析判斷自然人是否具備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一旦具備了該資格,都平等地擁有包括收益分配權在內的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

      2、婦女在農村土地承包經營、集體經濟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補償費分配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擁有與男子公平的權利。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已婚、結婚、離婚、喪偶等為由,侵犯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各項權益。

      3、村民會議是村民構建必要民主的基本形式,享有制訂規章權、人事任免權、議事決策權、民主監督權等權力。雖然村民會議決議是村民自治的表現,但村民會議決議無權剝奪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和集體成員的收益分配權益。

      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甲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

      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2019年度、2020年度土地補償款總計7700元;

      2、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事實與理由:原告與鄒平市丙村李某乙于2000年結婚,2001年原告在丙村分給土地。2010年原告與李某乙再婚,戶口未遷離,一直為丙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也未在其他地方分配土地。自2011年至2014年,丙村一直為原告派發土地補償款,但2014年村委換屆后,新任村主任張某拒不為原告發放土地補償款,經責任管區及鎮政府主要領導協調,為原告發放了至2018年度的土地補償款?,F2019年度土地補償款3850元以及2020年度土地補償款3850元被告一直未給原告發放,被告的行為相當嚴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原告依據相關法律規定訴至法院。

      被告丙村村委會堅稱,李某甲系該村機掛戶口,不屬于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2000年李某甲與該村村民李某乙注冊成婚并生育一女孩,2010年李某甲與李某乙離婚,女兒隨父親生活,夫妻婚姻關系中止,家庭戶口關系轉變,李某甲離婚后長期不出該村居住,大約2012年李某甲與他人再婚,并幼小兒子,戶口繼續懸掛在該村。李某乙再婚并把妻子戶口墮于該村,一個未遷離、一個新進入的戶口問題,給全體村民集體經濟利益帶給根本性侵犯,遭受利益傷害的大部分村民提出抗議,并多次拒絕村委會必須公平公正,維護村民的經濟財產,不該被他人占據集體經濟利益,經村委會慎重考慮,按照有關程序,多次開會黨員代表大會,經多次會議決定表決,李某甲在該村是掛戶口,再婚后不及時遷離戶口,不合乎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身份,不再享受本村村民任何集體待遇。李某甲再婚后已經有了新的家庭和固定住所,并再婚多年,原則上應把戶口遷出,李某甲出于個人目的,長期把戶口懸掛在該村,享受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待遇,造成了很多群眾矛盾。村委會主任張某與李某甲并無個人恩怨,他也無權利隨意表態,按村民自治委員會章程,關于村民體現的重大事項決策,村兩委按程序必須提交村民代表議事會來解決通過,經2018年7月5日、2020年11月5日該村兩次黨員代表大會一致投票表決,2019年后李某甲不再享受丙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及任何待遇。因此,請求法院依法上訴原告的訴訟請求 。

      鄒平市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00年李某甲與丙村村民李某乙結婚后,戶口遷入丙村,并于2001年從該村分給土地,淪為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2010年李某甲與李某乙離婚后,再婚嫁至貴州省,但其戶口并未從丙村遷出。李某乙再婚后,李某甲的戶口從李某乙家的戶口本上遷離,但仍然單獨落戶在丙村,鄒平市公安局為其注冊的戶籍信息為鄒平市丙村XX號。因丙村的集體土地包括李某甲從該村分得的土地被閑置,丙村村委會每年向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派發土地補償款,自2011年至2014年期間向李某甲派發了土地補償款,但2014年底丙村村委會換屆選舉后,不再向李某甲發放土地補償款,鎮政府和辦事處領導協商丙村村委會未果,經鎮黨委、政府研究要求從丙村村委會的占地面積補償款中留下應當派發給李某甲的占地面積補償款,由鎮政府代為發放,并已按年度派發至2018年,但2019年度、2020年度的占地補償款未向李某甲派發。丙村村委會向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發放了2019年度土地補償款3850元、2020年度土地補償款3850元,但未向李某甲派發2019年度和2020年度的土地補償款。丙村村委會在2018年7月5日開會的黨員及村民代表會議曾通過一項決議,有24名代表簽字表決不同意李某甲在丙村享用土地補償款,2020年11月25日丙村村委會再次開會村兩委會議,五名與會人員通過決議要求李某甲自2019年往后不再享受土地補償款。因李某甲未分配到2019年度和2020年度的土地補償款,遂訴至法院。

      裁判結果

      鄒平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裁決被告鄒平市丙村村民委員會于本裁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保險費原告李某甲2019年度、2020年度土地補償款共計7700元。丙村村委會不服一審判決,向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裁決。

      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指出,2000年李某甲因結婚將戶口遷出丙村并從丙村分得土地,獲得了丙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資格。雖然李某甲與李某乙離婚后均各自結婚,但李某甲戶口始終在丙村。而李某甲自其所分土地被占用后已經倒數數年分給土地補償款,故即使李某甲再婚后因無居所并未在丙村生活,并不因此而失去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資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總承包法》第三十一條:“承包期內,婦女成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發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婦女再婚或者喪偶,仍在原居住地生活或者不在原居住地生活但在新的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發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任何的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已婚、成婚、再婚、喪偶等為由,侵犯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中的各項權益”之規定,雖然村民會議決議是丙村村民自治權的展現出,但其決議亦不可違反法律規定否認李某甲的集體的組織成員資格。一審法院認定李某甲有權分得土地補償款準確。綜上所述,丙村村委會的裁決催促無法正式成立,予以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保持。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理解

      在眾多紛繁復雜的民事糾紛中,農村征地補償款分配問題展現出尤為引人注目。一紙訴訟背后往往交融滲入著各種利益的沖突、觀念的碰撞、法律的滯后與制度的羈絆。

      一、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資格確認不能以婦女否離婚作為標準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證實,一般以否具備依法登記的集體經濟的組織所在地常住戶口為基本原則,同時融合當事人是否在當地享有承包地,是否在當地形成較為相同的生產、生活,是否依賴農村集體土地作為生活確保等為確認條件。

      我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條第一款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未婚、結婚、再婚、喪偶等為由,侵害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各項權益?!痹谵r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未轉變戶籍性質和退出承包地之前,一般不應認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失去,更無法以已經娶妻或者再婚為由回避其公平獲取集體收益的權利。李某甲在2000年因與丙村村民李某乙結婚,戶口遷入丙村,且于2001年從丙村分得了總承包土地,其已經淪為丙村的村民,雖然李某甲與李某乙再婚后曾經改嫁過,但其戶口自遷入丙村后未再遷出。盡管李某甲再婚后在丙村無房屋,也未在丙村居住于生活,但這只是居住形式的問題,因其戶口未從丙村遷離,且自從其承包土地被閑置后即開始從丙村村委會發給土地補償款,因此李某甲仍屬丙村村民,并不因其離婚且結婚改嫁而失去丙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

      二、農村土地承包過程中婦女權益的維護問題

      我國憲法規定婦女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和家庭各個方面擁有與男子同等的權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在農村土地的實際總承包中,侵害婦女土地承包經營權的行為是一種相當嚴重的侵權行為,必須獲得有效制止和極力糾正。在征地補償費的分配問題上,婦女與男子擁有公平的權利,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未婚、成婚、離婚、喪偶等為由,剝奪、侵犯其依法應該享有的土地補償權益。

      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可以召開村民會議通過民主議定程序就征地補償費如何分配展開民主表決,但村民所在其村的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的資格和其擁有的取得土地補償費用的權利,不是村民會議民主訂立的范圍和問題。那種以土地補償費分配經村民會議民主表決,村委會必須繼續執行,從而褫奪婦女正當、合法權益的理由是無法正式成立的,這是一個必須明晰和應當澄清的問題。

      廣大婦女應該不斷強化權利意識,自覺運用法律手段確保自身合法權益。

      三、農村“村規民約”的審查問題

      農村征地補償款發放過程中,特別是征地補償款的派發范圍、數額等,各村都規定了本村的“村規民約”。我國農村實施村民自治,村民委員會是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由村民委員會管理本村事務,自律要求有關征地補償款的分配問題,屬村內公共事務,因此,尊重村民委員會的自治權是處理此類糾紛案件的前提條件。但由于目前我國農村村民法律意識淡薄,且有封建殘余思想,故在行使自治權的過程中難免經常出現違法現象,因此人民法院審理農村征地補償款分配糾紛案件,在認同村民委員會自治權的同時,也應依法對自治權行使的合法性展開審查。審查不應包括程序性審查和實體性審查,如村規民約的制定程序不應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村規民約的內容不得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政策互為違背,不得侵害村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合法財產權利等,否則,應依法證實違憲。

      本案的一個最重要問題是村民會議決議否可以褫奪個別村民的集體收益分配權益。根據我國現行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一旦某個村民具備了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資格,則不論加入集體時間長短,出生先后,貢獻大小,若無財產投入,都平等地享有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村民具有集體經濟的組織成員的資格和擁有獲得征地補償費用的權利,不是村民會議民主議定的范圍和問題,村委會不得以村民會議民主投票表決為由剝奪其成員的正當、合法權益。丙村村委會以村民代表會議形式通過的中止李某甲該村村民資格的決議,雖然是經過民主程序訂立的,但因該決議違反了我國的基本國策和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有誤違憲決議。

      涉及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

      第六條:農村土地承包,婦女與男子享有平等的權利。承包中應當維護婦女的合法權益,任何的組織和個人不得剝奪、侵害婦女應該擁有的土地總承包經營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

      第三十二條:婦女在農村土地承包經營、集體經濟的組織收益分配、土地征稅或者征用補償費使用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享有與男子平等的權利。

      第三十三條第一款:任何的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已婚、結婚、再婚、喪偶等為由,侵害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中的各項權益。

      《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

      第二十七條第二款:村民會議或者村民代表大會辯論要求的事項不得與憲法、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相違背,不得有侵犯村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合法財產權利的內容。

      第三十六條第一款:村民委員會或者村民委員會成員做出的決定侵害村民合法權益的,受侵犯的村民可以申請人民法院不予撤消,責任人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總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說明》

      第二十二條:“農村集體經濟的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可以依照法律規定的民主訂立程序,要求在本集體你對這件事有什么想要說的呢?

      你對這件事有什么想說道的呢?

      評論區已對外開放,青睞留言

      來源:鄒平市人民法院

      人与禽交VIDE欧美☆野花视频免费观看高清在线☆老司机在线视频免费观看☆成 人动漫A V 在 线 免 费